自2017年以来,银保监会、央行、等多个部门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旨在加强对现金贷等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整治和监管。2020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备受关注的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修改为4倍LPR。该举措在对民间借贷利率进行最高限制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互联网平台的盈利空间。   今年2月20日,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业务的通知》,明确出资比例、集中度指标以及限额指标三项定量指标,旨在防范从事互联网机构政策套利,同时也有效遏制互联网规模的快速扩张,能够约束互联网平台以小规模出资放大杠杆的业务操作。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从事助贷业务的机构之一,维信金科创办于2006年3月,旗下公司包括维信金融科技、维仕担保、成都维仕小贷和上海维信小贷等。其中,成都维仕小贷、上海维信小贷均持有小贷牌照。此外,维信金科旗下还拥有融资租赁、融资担保牌照。   2018年6月21日,维信金科在港交所上市,以20港元的价格发行6857.18万股。IPO首日,维信金科便跌破发行价,一度大跌6%,但收涨2.25%。3月6日,维信金科报收5.08港元,较发行价已经跌去74.6%,市值仅25.05亿港元。   据黑猫投诉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关于维信金科的投诉信息高达14000余条,主要涉及高利贷、砍头息、暴力催收问题,而这些均是监管层三令五申禁止踩踏的“红线”。   去年年初的新冠疫情,对各行业的冲击至今尚未完全消去。以消费信贷为主业的维信金科在这场疫情中,也异常艰难。根据维信金科发布的2020年中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维信金科净亏损10.81亿,经调整净亏损人民币10.42亿人民币,而2019年同期则为净利润620万,经调整净利润人民币1.928亿。   到了三季度,随着新冠疫情在国内得到控制,各行业经营状况逐步恢复疫情前水平,维信金科财务数据由亏扭盈总收入为7.26亿元,净利润9043.9万元。   2020年8月18日晚间,维信金科发布2020年中期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维信金科营收为12亿元,同比下降3.53%。其中利息总收入为13.1亿元,同比上升13.7%,主要是由于2019年下半年实现的导致平均未结余额增加。另外,数据显示第二季度,维信金科产品一至三个月的逾期率创新高达7.2%,三个月以上逾期率为7.7%。   截至2020年6月30日,维信金科线上信贷产品的实现量为133.1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7.6%。线上信贷产品未偿还余额则为人民币147.2亿元,较于2019年12月31日的人民币174.8亿元下降15.8%。   COVID-19疫情的严峻不利影响,维信金科净亏损10.81亿,经调整净亏损人民币10.42亿人民币,而2019年同期则为净利润620万,经调整净利润人民币1.928亿。   资料显示,截至目前,维信金科注册用户达到9000多万,与60多家银行、信托、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共同拓展消费金融、普惠金融业务。   与此相对应的,维信金科在网上的投诉率也一直居高不下。截至目前,在黑猫投诉官网上,维信金科就有超过14000余条的投诉,内容多涉及高利贷、变相收取担保费用以及暴力催收。   据公开资料显示,卡卡贷、豆豆钱是目前维信金科旗下主要信贷产品,前者为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后者则为消费信贷产品,该两类产品均为分期付款。   网友刘先生(化名)称:“在卡卡贷有挺多笔借款,今天无意查一下账单,竟发现卡卡贷下款后会立马扣我一笔砍头息这种行为就是不合法的,而且砍头息加担保费加保险费再加上利息,利率已经严重超出国家标准!现在申请退还砍头息,并按照国家标准调整利率!”   王先生(化名)也投诉称:“豆豆钱APP始终打不开,还款还不了,造成了我本人额外的利息以及个人征信受到的影响。”   此外还有网友表示:“2020年7月8日在维新卡卡贷20200,实际到手18680,扣取1520费用。客服告知我年利率百20.76%。实际合同费率 28 %无论哪种算法超过国家规定年利率15.4 %,要求退回超过国家年利率费用,以及违法扣除的1520,有两期并没有逾期,客服告诉我是因为它们没有一次性扣除还款费用,所以扣我200元。”   根据企查查显示,截至目前已经公布的涉及维信金科的诉讼案件有23起,其中95.65%的案件,维信金科作为被告,39.13%的案件为名誉权纠纷。   在古某与维信金科名誉权纠纷案件中,古某在并未逾期的情况下,其父母等亲朋好友收到维信金科催收电话,声称:“古某借钱不还,将要上门收账,让古某准备好资金。”   经查,古某收到维信金科催收电话,系其朋友林某在维信金科时曾留下古某的电话作为联系人,后因林某逾期导致古某收到催收电线日,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对古某与维信金科名誉权纠纷案件进行判决,判决“维信金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书面形式向原告古燕丹道歉(道歉内容需经本院审核),并将道歉内容在被告上海维信荟智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所运营的微博维信金科及公司主页公示10日。”   2020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其中,备受关注的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修改为4倍LPR。   《规定》要求,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了原《规定》中“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大幅度降低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市场报价利率3.85%的4倍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   今年2月20日,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明确三项定量指标,出资比例,即商业银行与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单笔中合作方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限额指标,即商业银行与全部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的互联网余额,不得超过全部余额的50%。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该项举措将使互联网业务得到大幅规范,但这半年多来又面临一些新形势,出现一些新情况,例如去年下半年部分互联网平台在金融营销宣传方面的不当方式引发争议,此次《通知》按照审慎监管原则,对《办法》内容制定更为完善的细则,能够有效遏制互联网规模的快速扩张,同时能够约束互联网平台以小规模出资放大杠杆的业务操作。   也就是说,这一系列举措都会对维信金科的主营业务产生一定的限制。综合来看,监管层先是对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进行了规定,势必会压缩互联网借贷平台的盈利空间,同时联合放贷出资比例限制,有效遏制互联网规模的快速扩张,同时能够约束互联网平台以小规模出资放大杠杆的业务操作。   这不免让市场怀疑,本就因涉嫌高利贷、砍头息和暴力催收等问题而频遭用户投诉的维信金科,能否承受住监管层这套组合拳的联合打压?